威斯尼斯人60555(中国)股份有限公司 - 百度百科

华声在线:用钢筋水泥在大山之间“穿针引线”——湖南路桥城龙高速二标建设纪实
发布时间:2023-08-11 10:41:30

湖南日报·华声在线通讯员 苏美滋


夏季的苗乡郁郁葱葱,经城步县城一路向南,进入南山国家森林公园地界,绕着深山与河流曲折向上数十里,笔者才到达湖南省城步至龙胜(湘桂界)高速公路(简称:城龙高速)二标建设现场。

城龙高速位于湖南省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境内,旨在为湖南开辟一条出省大通道,对加强湘桂通道衔接,巩固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脱贫攻坚成果,促进区域资源开发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等具有重要意义。其中,湖南建投集团旗下湖南路桥城龙高速二标分设2-1、2-2两个工区,合同段全长约20.234千米,合同工期36个月,关键控制性工程有泮水互通土石方工程、汀坪溪大桥、花龙村隧道、南山1号隧道、南山2号隧道及新田隧道。

“4小时才爬1公里”

这是被大山掩盖的“秘境”。山峰陡而密,山脊与山谷纵横交错,将流水和人家揽入怀抱,仿佛在告诉来者,在这里修路将是怎样一场“硬仗”。

对于城龙二标前期调研组的成员来说,这场硬仗从2022年4月就开始了。

筹备工作的第一步,便是进山勘察主线。线内山林陡峭,部分坡度可达70度,覆盖着高大茂密的植被,连当地人都没有踏入过。

▲前期筹备过程。

从原始的山貌中蹚出第一条小道,是极考验毅力和耐心的工作,“有一次我们几个人爬了四个小时,才爬了一公里”,城龙高速2-2工区项目经理姜铁军回忆,前期调研组按计划到泮水大桥至栗树湾大桥一带勘查,并在出发时请到两位村民用镰刀开路,但路只能勉强开五十公分宽,每一寸都走得特别艰难,“我们砍了几根树枝做拐杖,可以说是‘连滚带爬’”。

修路人身上多少带了点霸蛮的劲头。2-1工区项目副经理雷国军负责花龙村隧道的建设,这是个短群隧道,由5个短隧道连接起来,共有18个洞口。为了给5条隧道找到施工便道,他花了两三个月时间,把几座山都走了个遍,光是二号隧道和三号隧道之间的洞口工作面就制定了好几个方案,经过和当地政府、老百姓协商用地,最终选择出合适的方案。

4个月多后,全部线路实地勘察完毕,临建规划、便道规划、先期开工点等方案也都确定下来,并和当地政府部门建立了很好的联动机制,包括临时用地的办理,为正式开工做好了铺垫。

化“难点”为“亮点”

城龙二标桥隧占比高达65%,在重峦叠嶂、沟壑纵横的地貌中架桥穿隧,好比用钢筋混凝土在大山之间“穿针引线”,考验着建设者的智慧和毅力。

“最难的是地质地貌地形的情况”,城龙高速2-1工区项目经理刘咏华表示,其中最直观的难点,便是“陡坡桩基施工”。

以2-1工区为例,共设计桩基559根,有近半数位于陡峭坡体上。尤其是项目控制性工程之一的汀坪溪大桥,平均桩长54.9米,桩基最长83米,横跨既有河流及省道,主墩高达84米,其中13-16号墩位于临近省道旁的极陡坡体上,施工场地狭小,技术难度高。

▲汀坪溪大桥防护示意图。

“集团和公司的领导一直深度跟进这座桥的情况”,刘咏华介绍,项目部通过研究其他相似项目的施工经验,同时邀请专家进行评估与探讨,积极协调业主和设计院,提出了多项措施优化施工方案,在保证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的前提下,最大程度降低施工难度。

陡坡之下,项目的地质情况也不容乐观。沿线桩基所处位置地质情况多变,夹层分布广泛,强发育岩溶和裂隙较多,钻孔时经常发生卡钻、垮塌、漏浆等突发情况。

针对不良地质问题,项目部对沿线地质情况进行了多次勘验与检测,在会同有关专家研讨后,提出了相关优化措施;在钻孔施工时,依据钻进进度并结合地质详勘结果,实时调整掘进速度、钻机功率等参数,一旦发现溶洞和渗漏等问题,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处置。

▲独宿溪中桥已完成桩基并回填,南山1、2号隧道正施工。

受地形影响,桥隧相接的情况同样棘手。比如南山2号隧道与南山1号隧道之间距离仅91米,两隧道间以60米长的独宿溪中桥相连接,该桥上跨独宿溪与省道,且两隧道口均处于半山坡上,洞口施工场地狭小。

面对南山1号、2号隧道之间特殊的地形条件,项目部多次召开现场会,制定了一套符合现场实际情况的解决方案:采用正反循环回旋钻工艺,优先独宿溪中桥桩基施工,待桩基完成后进行回填,进入两个隧道口施工。

为解决两个洞口场地狭小问题,项目部多次走访协调,积极与当地政府、业主等各方面沟通,通过在南山2号隧道进口河道侧增加临时支挡用于扩宽洞口场地、将南山1号隧道下方省道向外改移、南山1号隧道成洞面桩号向内移动等优化措施,逐步攻克了洞口场地难题。

▲项目承办城龙高速隧道施工交流会。

项目部全体员工共同努力,化“难点”为“亮点”,立足长隧道、桥多桩深墩高的施工实际,先后承办了城龙高速隧道施工交流会、通泰公司桩基技术交流会,并即将承办湖南路桥集团隧道施工交流会。这些交流观摩活动,不仅见证着该项目以更高标准、更严要求、更好质量开展工程施工,也促使项目在交流中取长补短,提升施工管理水平。

被呵护的“萌芽”

城龙二标全长20多公里,合同工期3年,每天有2000多名建设者在此奋战。如此大体量的项目,足够容纳建设者一个阶段内的初心与理想、成长与丰盈、团结与共进。

▲花龙村隧道2号出口、3号入口。

最让项目团队印象深刻的,是去年底的一场“团战”。当时的任务,是在花龙村二号与三号隧道之间,修一个85米长的通道,以保证两个隧道的进出口条件。正常情况下,修建通道需要一个半月的工期,但这远远超过了年底前必须完工的时限。

于是,项目部当机立断,集中了土石方生产、桥梁、隧道三方业务骨干,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,“当时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大家都是顶着压力坚持”,刘咏华说道,“我们建了一个群,在群里随时沟通,任何问题及时解决”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大家克服疫情、冰雪天气、便道陡峭打滑等困难,在保证安全质量的基础上,提前完成任务。

业务骨干们的以身作则,深深地影响着更多的年轻人。

▲项目青年员工李奕蒙、谢东江、许汐语参加《领读者》。

“让大山里的人少蹚一条河,少爬一座山,这就是我们身为‘路桥’人的职责所在。”5月23日,在湖南省总工会、湖南经视、全国工会职工书屋共同打造的《领读者》湖南路桥站现场,来自城龙二标的三名青年员工走上舞台,分享自己与项目的故事。

据了解,城龙二标35岁以下的青年员工占比约52%。为了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,压实青年团员和党员干部责任,项目部建立了一个读书角,目前已有30多名会员。他们利用空闲时间举办交流会,一起分享工作经验、考证心得、人生感悟。在争分夺秒的项目建设中,小小的读书角,像被呵护的“萌芽”,昭示着它正置身于一个肥沃的土壤环境。

“学工程的人,毕业时都有一个梦想:我要建一座著名的桥、著名的路、著名的房子,别人一看都知道这是我打造的。”因此,雷国军在接到花龙村隧道的建设任务时,没有犹豫。在施工一线历练十余年,如今他又多了一些想法,“就希望帮公司多带点年轻人出来”。

惟其艰难,方显勇毅;惟其笃行,弥足珍贵。时值高温酷暑,城龙高速二标项目建设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,相信他们将怀揣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决心,迎来一个又一个新的胜利。


华声在线:用钢筋水泥在大山之间“穿针引线”——湖南路桥城龙高速二标建设纪实

湖南日报·华声在线通讯员 苏美滋


夏季的苗乡郁郁葱葱,经城步县城一路向南,进入南山国家森林公园地界,绕着深山与河流曲折向上数十里,笔者才到达湖南省城步至龙胜(湘桂界)高速公路(简称:城龙高速)二标建设现场。

城龙高速位于湖南省邵阳市城步苗族自治县境内,旨在为湖南开辟一条出省大通道,对加强湘桂通道衔接,巩固武陵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脱贫攻坚成果,促进区域资源开发和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等具有重要意义。其中,湖南建投集团旗下湖南路桥城龙高速二标分设2-1、2-2两个工区,合同段全长约20.234千米,合同工期36个月,关键控制性工程有泮水互通土石方工程、汀坪溪大桥、花龙村隧道、南山1号隧道、南山2号隧道及新田隧道。

“4小时才爬1公里”

这是被大山掩盖的“秘境”。山峰陡而密,山脊与山谷纵横交错,将流水和人家揽入怀抱,仿佛在告诉来者,在这里修路将是怎样一场“硬仗”。

对于城龙二标前期调研组的成员来说,这场硬仗从2022年4月就开始了。

筹备工作的第一步,便是进山勘察主线。线内山林陡峭,部分坡度可达70度,覆盖着高大茂密的植被,连当地人都没有踏入过。

▲前期筹备过程。

从原始的山貌中蹚出第一条小道,是极考验毅力和耐心的工作,“有一次我们几个人爬了四个小时,才爬了一公里”,城龙高速2-2工区项目经理姜铁军回忆,前期调研组按计划到泮水大桥至栗树湾大桥一带勘查,并在出发时请到两位村民用镰刀开路,但路只能勉强开五十公分宽,每一寸都走得特别艰难,“我们砍了几根树枝做拐杖,可以说是‘连滚带爬’”。

修路人身上多少带了点霸蛮的劲头。2-1工区项目副经理雷国军负责花龙村隧道的建设,这是个短群隧道,由5个短隧道连接起来,共有18个洞口。为了给5条隧道找到施工便道,他花了两三个月时间,把几座山都走了个遍,光是二号隧道和三号隧道之间的洞口工作面就制定了好几个方案,经过和当地政府、老百姓协商用地,最终选择出合适的方案。

4个月多后,全部线路实地勘察完毕,临建规划、便道规划、先期开工点等方案也都确定下来,并和当地政府部门建立了很好的联动机制,包括临时用地的办理,为正式开工做好了铺垫。

化“难点”为“亮点”

城龙二标桥隧占比高达65%,在重峦叠嶂、沟壑纵横的地貌中架桥穿隧,好比用钢筋混凝土在大山之间“穿针引线”,考验着建设者的智慧和毅力。

“最难的是地质地貌地形的情况”,城龙高速2-1工区项目经理刘咏华表示,其中最直观的难点,便是“陡坡桩基施工”。

以2-1工区为例,共设计桩基559根,有近半数位于陡峭坡体上。尤其是项目控制性工程之一的汀坪溪大桥,平均桩长54.9米,桩基最长83米,横跨既有河流及省道,主墩高达84米,其中13-16号墩位于临近省道旁的极陡坡体上,施工场地狭小,技术难度高。

▲汀坪溪大桥防护示意图。

“集团和公司的领导一直深度跟进这座桥的情况”,刘咏华介绍,项目部通过研究其他相似项目的施工经验,同时邀请专家进行评估与探讨,积极协调业主和设计院,提出了多项措施优化施工方案,在保证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的前提下,最大程度降低施工难度。

陡坡之下,项目的地质情况也不容乐观。沿线桩基所处位置地质情况多变,夹层分布广泛,强发育岩溶和裂隙较多,钻孔时经常发生卡钻、垮塌、漏浆等突发情况。

针对不良地质问题,项目部对沿线地质情况进行了多次勘验与检测,在会同有关专家研讨后,提出了相关优化措施;在钻孔施工时,依据钻进进度并结合地质详勘结果,实时调整掘进速度、钻机功率等参数,一旦发现溶洞和渗漏等问题,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处置。

▲独宿溪中桥已完成桩基并回填,南山1、2号隧道正施工。

受地形影响,桥隧相接的情况同样棘手。比如南山2号隧道与南山1号隧道之间距离仅91米,两隧道间以60米长的独宿溪中桥相连接,该桥上跨独宿溪与省道,且两隧道口均处于半山坡上,洞口施工场地狭小。

面对南山1号、2号隧道之间特殊的地形条件,项目部多次召开现场会,制定了一套符合现场实际情况的解决方案:采用正反循环回旋钻工艺,优先独宿溪中桥桩基施工,待桩基完成后进行回填,进入两个隧道口施工。

为解决两个洞口场地狭小问题,项目部多次走访协调,积极与当地政府、业主等各方面沟通,通过在南山2号隧道进口河道侧增加临时支挡用于扩宽洞口场地、将南山1号隧道下方省道向外改移、南山1号隧道成洞面桩号向内移动等优化措施,逐步攻克了洞口场地难题。

▲项目承办城龙高速隧道施工交流会。

项目部全体员工共同努力,化“难点”为“亮点”,立足长隧道、桥多桩深墩高的施工实际,先后承办了城龙高速隧道施工交流会、通泰公司桩基技术交流会,并即将承办湖南路桥集团隧道施工交流会。这些交流观摩活动,不仅见证着该项目以更高标准、更严要求、更好质量开展工程施工,也促使项目在交流中取长补短,提升施工管理水平。

被呵护的“萌芽”

城龙二标全长20多公里,合同工期3年,每天有2000多名建设者在此奋战。如此大体量的项目,足够容纳建设者一个阶段内的初心与理想、成长与丰盈、团结与共进。

▲花龙村隧道2号出口、3号入口。

最让项目团队印象深刻的,是去年底的一场“团战”。当时的任务,是在花龙村二号与三号隧道之间,修一个85米长的通道,以保证两个隧道的进出口条件。正常情况下,修建通道需要一个半月的工期,但这远远超过了年底前必须完工的时限。

于是,项目部当机立断,集中了土石方生产、桥梁、隧道三方业务骨干,朝着同一个目标努力,“当时正是疫情最严重的时候,大家都是顶着压力坚持”,刘咏华说道,“我们建了一个群,在群里随时沟通,任何问题及时解决”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大家克服疫情、冰雪天气、便道陡峭打滑等困难,在保证安全质量的基础上,提前完成任务。

业务骨干们的以身作则,深深地影响着更多的年轻人。

▲项目青年员工李奕蒙、谢东江、许汐语参加《领读者》。

“让大山里的人少蹚一条河,少爬一座山,这就是我们身为‘路桥’人的职责所在。”5月23日,在湖南省总工会、湖南经视、全国工会职工书屋共同打造的《领读者》湖南路桥站现场,来自城龙二标的三名青年员工走上舞台,分享自己与项目的故事。

据了解,城龙二标35岁以下的青年员工占比约52%。为了丰富他们的业余生活,压实青年团员和党员干部责任,项目部建立了一个读书角,目前已有30多名会员。他们利用空闲时间举办交流会,一起分享工作经验、考证心得、人生感悟。在争分夺秒的项目建设中,小小的读书角,像被呵护的“萌芽”,昭示着它正置身于一个肥沃的土壤环境。

“学工程的人,毕业时都有一个梦想:我要建一座著名的桥、著名的路、著名的房子,别人一看都知道这是我打造的。”因此,雷国军在接到花龙村隧道的建设任务时,没有犹豫。在施工一线历练十余年,如今他又多了一些想法,“就希望帮公司多带点年轻人出来”。

惟其艰难,方显勇毅;惟其笃行,弥足珍贵。时值高温酷暑,城龙高速二标项目建设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之中,相信他们将怀揣“不破楼兰终不还”的决心,迎来一个又一个新的胜利。


上一篇: 湖南日报:挑灯夜战赶工忙——张官高速洞庭溪沅水特大桥施工见闻
下一篇:红网:“去爸妈工作的地方看看”湖南路桥工会组织开展职工亲子活动 返回列表